资讯

  • 「畫以載道」任重創作臺灣首展實況(二)

 

从雪竹图谈任重创作理念与过程——任重校园讲座

 

 

 

 

台湾艺术大学书画艺术学系系主任李宗仁介绍任重

 

   《画以载道——任重创作台湾首展》盛大开展的第三天,任重走入台湾艺术大学书画艺术学系的教室。学生早已等候着,李宗仁系主任简单的做了开场,便开始了任重与学生的交流。师生一来一往之间,任重大方分享在书画艺术探索之路的想法与心得。

  同学:您的创作方法是什么?

  任重:你有很好的思想和哲学,但你要如何很好的表达出来?需要的就是技巧,所以磨练技巧是很重要的,大家都临摹过古画,这叫“师古人”,而写生则是“师造化”。有了技巧后,才能为自己的想法服务。如同小蜜蜂酿蜜一样,先出去採蜜,种类越丰富,营养才会丰富。 

  同学:老师您的作品比较复古,现在很多人会用西方透视的方法来表达复古作品,你有想过要用这种方式吗?

  任重:对我来说,西方技巧没问题,我三分钟就能把你画很像。然而中国画有一些特质,首先,它是由中国传统哲理和价值观作为精神内涵,它不追求表现真实,而是追求作者心中的真实。而为了因应中国画中不同的题材,所以我们产生对笔墨的需要。画盘子和画松石的笔墨使用便完全不一样,所以又衍生对工具的需要。我觉得我选择的题材适合用“复古”的方式表达,但其实不管用什么方式表达都好,只要能表达出你的想法就行了。

  同学:通常一幅画都花多少时间?如果要花很久,该怎么调适心境?

  任重:这问题很专业,古人说:“一气呵成”,但长时间作业其实很难。我通常会同时画一百张画,所以有可能第一张画还没画完,第九十九张快好了。对我而言作画是要有感而发,我现在的状态和心境适合哪张画就去亲近哪张,不勉强自己的。你要学会培养自己的状态,无法创作时就搁置几天,这样你的作品才会真诚。

同学:如果无法创作时,该怎样保存灵感?

  任重:其实无论是精品、力作、还是日常习作,都是由汗水组成,皆需要辛勤的准备。平常我不想画画时,就会拿些器物起来观察,或是磨墨、裁纸、调颜料。我在作画前的准备工作非常多,有时候光是研墨就花了两小时,一边磨一边想自己要怎么画。我也很在意纸,纸是我创作的载体,我甚至还订作了大千先生在台北订做的纸来画。

  听众:是否能谈谈《雪竹图》?

  任重:《雪竹图》和一般水墨作品不一样的是,其实我没有画竹子,我是把它空下来。这是我今年很重要的作品,也让我得到很多自信。上海博物馆所藏徐熙的《雪竹图》是用淡墨画竹,浓墨写景。而我的《雪竹图》是把白色的绢布,用黑色的水墨变出很多空间,做成很多意象。在技法上比较接近没骨,不是双勾。

  同学:以后还有什么新元素想加进去的吗?

  任重:我才40岁,以后还要画5、60年呢。我把自已定位成一个初学者,每天都在学习,慢慢来,我不著急。事物的新和旧大家不用想得这么对立,现在很新的东西以后也都旧了。好的艺术家一定要继承和学习,继之消化理解,最后才能走出自己的面目。我建议大家先想想多吸收,不要只著眼在创造上,反正画画是一辈子,不要急。

任重小写意画松

 

任重现场创作人物画

  最后任重也现场挥毫,与同学们示范如何小写意画松,同学们热情的反响让任重十分开心,当下加码示范人物画。他以张大千做为题材,并表示大千先生是他最尊敬的偶像,也勉励同学们要师法大师不断地锻鍊笔墨基础。《画以载道——任重创作台湾首展》还有两场活动,分别为9月19日下午2时的座谈会《画以载道——历代中国绘画的当代性》与9月20日下午2时30分的讲座。

左起台艺大书画艺术学系教授高木森、重文堂董事长王文、羲之堂总经理陈筱君、任重、台艺大美术学院院长林进忠、台艺大书画艺术学系系主任李宗仁、重文堂总经理牛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