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 让古典美好重归生活:“纨素风宗”——任重扇画作品展开幕

来源:中国文艺网作者:王渝

 

民谚有云:立了秋,便把扇子丢。汉成帝嫔妃、历史上著名的才女班婕妤也曾在《怨歌行》中以团扇自比,以秋扇见捐来比喻赵氏姐妹专宠之后自己被见弃的悲凉境地。秋天似乎真的是扇子的冤家敌人,可就在这秋意正浓、夜凉如水之际,人们却在北京的琉璃厂西街跟纨扇来了一次华丽而隆重的“亲密接触”——9月24日晚,作为百年老店清秘阁重装开业后的首个展览,“纨素风宗”——任重扇画作品展开幕式在这里举行,伴随着悠扬的笛声、古拙的埙韵,任重四十件纨扇新作、十件折扇藏品被一曲熟悉的《游园·皂罗袍》掀开面纱。杜丽娘和春香充满少女纯真的轻歌曼舞,将扇面中国画的古典之美重新呈现在观众面前。

  复归古典,以小见大,承古历新

  纨扇创作兴于汉,胜于唐宋,相比于明清扇页,离我们今天的生活已经非常遥远。那么,任重为什么要选择创作题材和摹本如此稀少、创作性如此艰难的领域来涉足呢?“虽然用一把普通的扇子也是扇风,但生活绝对不只是扇风那么简单。”对于这个话题,任重轻松幽默的回答却充满对于艺术走进生活的认真思考:“扇面艺术起源非常早,从发明扇子的那一天开始,人类就一定在研究怎么能让扇子变得更加美观,于是不可避免的会有装饰和绘画在这个载体上,这是人对美和文化的一种态度和追求。”在任重看来,中国绘画从壁画到卷轴,再到后面的手卷、册页,离人越来越近,而跟人最亲近的肯定是一把扇子;而任重最为欣赏的是,扇面把“小中见大”发挥到极致,咫尺之内就可以表现作者的思想、才华与技艺,是具有独特魅力的艺术形式。

 

雪竹幽禽 任重

蕉林清音 任重

  纵观任重以往的中国画创作,多以渊雅静穆、清逸高古之道见长,此次的扇面绘画更是涵盖道释、人物、宫室、番族、龙鱼、山水、鸟兽、花木、墨竹、果蔬等中国画各类题材。《雪竹幽禽》中羽翼丰满、独立枝头的孤鸟,《松溪鸣琴》里单色水墨渲染的古朴山石溪流,《蕉林清音》中色彩绚丽的音乐仕女,以及娇艳淡雅的《粉荷》,无一不是画家深厚积淀通过笔尖在绢面上的自然流淌。任重依着宋人画纨扇的习惯,画就是画,不落姓字,也不钤印。在创作过程中,他不仅需要驾驭圆形、菱形、蕉叶形等各种形状的纨扇扇面,还要在几乎没有原型模本可以参考的基础上,对历史、技法再进行创新,因此,“以小见大、承古立新”毫无疑问地成为本次展览的核心立意。在任重的创作观念中,不管是山水、人物、花鸟,每一种题材都是相互之间的一种“养分”——正如《道德经》中所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不同题材并不是相互孤立的,它们共同构成了中国人独特的东方美学;将多种题材的绘画置于扇面之上,更是于方寸间可窥天地的巧妙构思。

  现代生活的多样化呼唤传统

  和参加开幕式的其他嘉宾一样,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艺委会主任吴悦石对任重纨扇作品的复制艺术衍生品爱不释手,他风趣地说:“纨扇过去叫宫扇,有一首宋词里唱到‘团扇,团扇,美人来遮面,’这个物品过去是女孩子常用,我拿了一把真是不太得体。”吴悦石认为,中国画的“重彩”是吃心吃力的,因为中国画基本功的研习是最重要;功夫这一关要是不过,用其他花哨的东西来取代功夫,就会导致现在的很多画展不尽人意——在功夫上用得不扎实。吴悦石在赞赏任重扎实的中国画基本功的同时,也告诫在场的后辈要用功历练,多揣摩。吴悦石说:“李可染先生在七十岁的时候刻了一方印,叫‘七十始知己无知’,只有这个心境,这样学下去努力下去,才能不朽。中国画要能传世、能不朽,一个人在或者不在,都是这样。”

银杏玉绶 任重

听瀑图 任重

粉荷 任重

  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风扇、空调早已将扇子挤出了历史舞台,然而任重认为,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同时,人的生活方式是向多元化、多样化演变的,传统愈发显示出它独特的魅力。“比如传统的慢节奏,以及与自然的相融、环保,这些反而成了钢筋水泥森林里面快节奏都市人所追求而不可得的境界。”任重说。面对这些或堂皇典雅、或清秀雅致的扇面,我们是否也可以拿出一两天做古人,感受一下古人缓慢的生活节奏,调剂工作的繁忙与疲惫呢?

  本次展览由北京重文堂、宝续堂、泰丰汇携手北京清秘阁、台北羲之堂、易加网、上海朵云轩、上海书画出版社联合主办。据主办方介绍,继9月展览之后,紧接着一次极具古典韵味的“南北呼应”马上登场——任重的扇画作品将于11月开始巡展上海;而始于光绪年间,百余年后由一家笺扇雅号早已升华为沪上艺苑雅所的上海朵云轩,将成为第二展览场所。 

开幕式现场嘉宾云集

“纨素风宗”——任重扇画作品展现场 中国文艺网 王渝 摄

“纨素风宗”——任重扇画作品展现场 中国文艺网 王渝 摄

“纨素风宗”——任重扇画作品展现场 中国文艺网 王渝 摄

 

“纨素风宗”——任重扇画作品展现场 中国文艺网 王渝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