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之约 画家任重 VS BMW 760Li_文章_任重官网_任重_画家任重_任重博客_任重主页_艺术家_任重_官方网站_任重简介_任重作品欣赏_任重国画_任重新闻_任重展览_任重画册_

  • 画家之约 画家任重 VS BMW 760Li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撰文、编辑/ 薛艺超 摄影/ 李伟 出镜/ 任重

 

 

       任重拥有多个身份,他是宁夏美术家协会会员、银川美术家协会理事;香港东方艺术中心、比利时世界文化艺术中心、马来西亚艺术交流中心和欧洲中国书画院的特邀画家。与此同时,他还有一个重要身份——宝马760Li的车主。
 
       传承,是文化的积淀
 
       国画,是我国的传统艺术,成为一名优秀的国画艺术家需要非常深厚的传统文化积淀。任重自幼就随父亲学习诗文书画,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特殊的感情和独到的认识。在与他的交谈中,你很容易就会发现他的“古典”,各种历史故事、文化艺术的变革以及诗词歌赋张口即来,很难将他对古典文化的理解与他的实际年龄结合起来。也正是凭借这份深厚的积淀,任重的作品不论山水、人物、花鸟,都堪称渊雅静穆,清逸高古。
 
       其实,作为一个有着96年造车历史的品牌,BMW也在传承着自己积淀已久的品牌文化。在任重看来,他的座驾就是对BMW文化的很好传承。在30年的辉煌历程中,BMW 7系始终代表着顶级品质、完美工艺、创新科技和尊贵奢华的最高境界,堪称兼具美感与高科技的经典杰作。
 
       创新,是超越的精神
 
       与传承永远绑在一块儿的就是创新, BMW 760Li标志着第五代BMW 7系的巅峰,突出的驱动技术、高度的空间舒适性和诸多令人赞叹的装备清楚无疑地展现了BMW品牌的创新特质。除了性能极其强大的V12发动机,BMW 760Li这款车的动力传动系统也创新性地首次搭载了蕴含创新性设计概念的8挡自动变速箱。12缸发动机和8挡自动变速箱这一组合完全改写了豪华轿车尊贵性和精确性的最高标准。
 
       其实无论哪一领域的传承都伴随着期间不断的创新,作为传统文化代表之一的国画艺术亦是如此。早在北宋时期就有文人提出了要对传统绘画进行革新的观点,而当时对主流绘画的叛逆也一度成了北宋画作的重要特点。在任重看来,创新的精神是所有艺术家、或者世界上所有工作都应该具备的,创新代表的是一种超越的精神。
 
       高贵,由品质体现
 
       作为BMW家族的旗舰产品,BMW 7系始终是领袖风范与极致奢华的代表。而尊为BMW 7系中的顶级车型,BMW 760Li 则犹如皇冠上的一颗璀璨明珠,凭借磅礴的气势、先进科技和无与伦比的高贵领袖气质,一直深得众多社会精英的支持与厚爱。
 
       在被问及760Li的高贵气质体现在哪儿的时候,任重给我的答案不是外观的气势、豪华的配置、品牌的文化或者高昂的售价,而是品质。是的,品质,这或许才是高端车主所真正追求的,而高品质也恰恰是作为BMW旗舰的760Li引以为傲的。以V12发动机为例,手工制造的精准、无与伦比的经验积淀和对卓越质量的高度意识使得 BMW 慕尼黑工厂出产的 12 缸发动机具备无可挑剔的工艺。在质量保证方面,每一道手工生产步骤均有下一个工序的人员负责检验并签字确认,同时,对几乎所有的装配步骤还将进行自动化检验。
 
       价值,由市场决定
 
       任重的作品曾在市场上创造最年轻画家的高价纪录,现在他的画作则更是动辄拍出7位数的高价。这一成绩是当代国画艺术家中少见的,更是年轻国画艺术家中绝无仅有的。谈到艺术品的价值体现,任重并没有和我提到诸如风格、技法、文化等传统意义上衡量艺术品价值的依据,而是简单直接地说了一句——价值是由市场决定的。
 
 
       如今的BMW 7系在中国顶级豪华车市场中始终处于无可争议的领导地位。中国是宝马集团全球第三大市场,同时也是BMW 7系第一大市场。市场的高度认可也充分体现出了BMW这一品牌的价值。
       
        FM103.9 对话任重
 
       梁洪
 
 
 
       FM 103.9北京交通台《汽车天下》每周一10:00~11:00直播节目《新车潮人秀》主持人,除此以外还主持一周多档汽车对话节目,是圈中资深媒体人。
 
       任重
 
 
 
       1976年生,著名国画艺术家。现为宁夏美术家协会会员、银川美术家协会理事。16岁时作品《白山茶》获全国“明星杯”书画大展金奖;台湾环护书画大展优异奖。曾获“法国艾菲尔铁塔艺术杯”佳作奖。1997年作品入选“97首届欧洲中国艺术大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的“北京首届国际扇面书画艺术大展”。
 
Q:国画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代表,作为当代知名的国画艺术家,您的作品是如何体现对传统文化的传承的,如何看待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
 
 A:我从小接受的就是古典文学和古典艺术的熏陶,自己对古典文化也非常偏爱。对某种文化有了深入地了解,才能说到传承。虽然我的画作更多的是对传统技法、风格的传承,但是我个人认为古典艺术和当代或者说近现代艺术并不矛盾。任何好的作品会超越时空的限制,历久弥新。在今天这个时代,古典艺术,或者说古典的美学,会在今天这个略显浮躁的社会显得更加珍贵。
 
 
  
Q:在您眼中,宝马是怎样一个品牌?这个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品牌在您看来是否有传承感?
 
A:宝马在我看来首先很有安全感,然后德国人造车的严谨和设计的精良在宝马上面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说到传承,我认为一个品牌或者说一个车都有一种属于它自己独有的精神,宝马给我的感觉就是高档、追求高品质。
 
Q:虽然您的作品更多地是在追求一种对传统的继承和回归,但实际上国画一路发展过来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早在北宋时期就有文人提出了要对传统绘画进行革新的观点,而当时对主流绘画的叛逆也一度成了北宋画作的重要特点,那么回到今天看,您觉得好作品是否需要大胆创新?
 
A:首先我想世界上所有的事物没有绝对的新与旧,但是有相对意义上的好与坏。创新首先是建立在传承的基础上的,因为没有所谓旧也就没有新。但创新的精神是所有艺术家或者世界上所有工作都应该具备的,创新代表的是一种超越的精神。我们现在做艺术首先是传承,因为没有传承和学习就没有创新和弘扬,在有了足够的传承之后,我们做的“新”就要有新的高度,否则可能就没有太大意义了。好的作品一定是有创新的,但传承是基础。
 
 
 
Q:其实我们知道成熟的汽车企业在造车的时候也是延续以往的同时并不断创新的,您如何看待今天汽车设计的这些创新?在您的760上有哪些地方体现了汽车制造、设计上的创新?
 
A:我觉得这些年汽车的变化是非常明显的,但是如你所说,它们也有传承,比如说宝马,它出的每一款新车即便去掉车标相信我也能一眼就看出它是一台宝马。关于创新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车越来越人性化了,在760上就更是如此,我是坐车的,但是我的司机会跟我说,开这个车感觉和车有很多交流,同时车能帮人做很多事。
 
Q:您的作品在艺术品市场有着很高的价值,关于艺术品的价值您怎么看?
 
A:我觉得首先从精神上说艺术品是无价的。不过一旦艺术品要成为商品的时候我们还是必须给它赋予一个所谓价格的。一个好的价格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体现作品的精神高度。但是这些可能还是比较虚一点,归根结底我认为艺术品的价值还是要由市场去决定的。画家本人往往认为自己的心血未必就能得到市场和社会的认可,同样的艺术品在不同的人看来又会有不同的价值,所以最终还是要以市场来决定价值。
 
 
       
Q:那么您觉得汽车与艺术品(比如国画)在价值的体现上有何共通性?
 
A:我觉得从很大程度上来看车的价值和艺术品的价值的最终体现都要看市场,你需要它,它就有价值,市场认可度高也就可以代表价值高。
 
Q:现在花一二百万可以买到的车很多,是什么让您选择了宝马760?
 
A:说到选择760,首先是它的外观很吸引我,你看国画讲究的是以线造型,这款车的线条就很漂亮,整体勾勒出的车身很稳重大气但是不显臃肿,还略有一些时尚的感觉。再说车内,我觉得它的做工非常的精细,很显高级。配置各方面很人性化,比如电吸门,我个人认为关车门这个动作很显粗鲁,而电吸门用起来就会显得很儒雅。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乘坐起来的舒适,不仅是身体上的,还有观感上的,比如车顶的真皮包裹、环境光的处理。在我眼里760称得上是一件艺术品,同时也是我的一个可靠的伙伴。
 
       提到画家,尤其是国画家,人们往往想到的是白发苍苍、一身传统中式服装的老者形象,而任重给我的第一印象却是年轻、干练、衣着时尚。作为当今中国画坛最为炙手可热的画家,他的作品在拍卖会上动辄就拍出7位数的高价。